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>前沿觀點>觀點詳情

2018 / 11 / 30如何升級思維的操作系統?

你在生活中,有沒有見過這樣的人?



一般人遇到問題,要么不知所措,要么試著用自己熟悉的方法解決,如果解決不了,再向別人求助。


而他們是這樣的:


「這個問題可以從這幾方面考慮,具體又可以分成這幾個要點……」


「這個問題的本質應該是……我們可以從核心入手……」


「這個問題,你考慮的時候遺漏了這幾個點……」


簡而言之,一般人的思路,是「大概是這樣?我先上手試試」,而他們遇到問題,要么能非常全面地進行思考,要么能一眼看到事物的本質,直擊核心。


為什么他們能做到,但你卻做不到呢?


這篇文章我們從內部的角度,和你聊聊這個問題。



我見過不少小的創業團隊,工作用微信,KPI拍腦袋,協作基本靠群里吼,會用郵件溝通都不多,更別說完善的管理體系了。


我想說的是什么呢?


許多人的思維,就像這些公司一樣:每天都在接觸海量信息,每天都在運轉和輸出,但在這些行為的底層,卻缺乏一套有效的思考體系。


我們身處21世紀,手邊有著大量高效、先進的工具,但大腦卻沒有跟上,仍然是在遵循本能去思考和行動。


這些本能是什么呢?直覺,情緒,下意識,條件反射。




我們是如何思考的?


心理學家 Egon Brunswik 提出過一個「透鏡模型」。他認為,我們認知這個世界,作出思考、分析和判斷,依據的并不是這個世界真實的樣子,而是一套認知系統:透鏡,線索和心理表征。



從「效標」到「線索」是透鏡

從「線索」到「判斷」是心理表征


丹尼爾·卡尼曼認為:在日常的思考和決策中,我們這個系統是直覺的、不為意識所覺察的,因而是相當脆弱的,它極其容易被各種外部、內部的因素所干擾。


心理學家做了一個實驗,他們虛構了若干個股票,讓參與者們去研究和交易。結果發現,相對于發音不流暢的股票,參與者更關注發音流暢的。后者獲得的關注和交易均高于前者。


原因很簡單:發音越流暢,在我們的認知中,就會覺得它「越熟悉」。而反之,我們會覺得它更加陌生。


這一點就稱為「可得性啟發式」:我們在思考、判斷、決策時,即使自己不愿意承認,但很多時候,我們會把對一個東西的「熟悉程度」,拿來當作評判的標準 —— 盡管其中不具備任何邏輯。


也就是說,在直覺的作用下,我們會將一些完全無關的東西,拿過來充當「透鏡」,并左右我們的表征和思考過程。


所以,卡尼曼告誡我們:當心直覺。大多數時候,你的思考過程,其實是有漏洞的,它們經不起理性的檢驗。



但憑借直覺思考,一定會出問題嗎?我們遇到問題,一定得把它寫下來,仔細審視、分析、研究,花大量時間去探討嗎?


心理學家加里·克萊因并不認同這一點。他研究了大量的專家,得出一個結論:這些專家在思考和判斷時,往往并不是依賴嚴謹的邏輯思維,而是憑借直覺作出決策的。


這不是跟卡尼曼背道而馳了嗎?


并不。在加里·克萊因提出的直覺決策理論中,他認為「直覺決策在日常生活中更有用」,但他同時也承認:普通人和專家之間的差異,就在于后者的直覺是受過訓練的。


什么意思呢?簡而言之,專家在思考和分析的過程中,會更多地使用「模式識別」策略。


用前面的透鏡模型來解釋,其實就是兩點:


第一,專家能更快地識別情境,提煉出需要關注的線索;


第二,在心理表征的對應上,專家擁有更準確、更穩定的表征。


一個對象可能有很多線索,新手會漫無目的、一條條孤立地去觀察,理解,思考;而專家會把它們放在一個「模式」之中,告訴自己:


我該關注哪些線索?這些線索意味著什么?它們整合起來對應著什么?



也就是說,專家擁有一套穩定的「透鏡」系統,會知道:針對這個問題,這個情景,應該選擇什么樣的「透鏡」去看待和分析。


而相比之下,新手和普通人,這套透鏡系統是不穩定的。


對于一個復雜的問題,你可能會被一些細枝末節所迷惑,甚至會受到很多不相關因素的影響 —— 比如前面所說的「可得性啟發式」,以及錨定、常識、自動化思維,等等。


但一個思維清晰的人,他會這樣思考:這是一個什么問題?我該選擇哪些「透鏡」去看待?我該如何理解它們?


就像面對一道數學題,普通人可能直接上手就想「我可以怎么解答?」但高手會這樣思考:這道題是從什么題型變換過來的?它涉及哪些知識點?我可以用哪些公式和原理來分析它?


我們要內化的是什么?就是這種看待事物的方式。


把一個事物,按照某種有條理的結構,進行分解、審視,找出它的底層規律,再將自己的視野拔高,更全面地去理解它。



那么,如何培養這種看待事物的能力呢?



基本上,也是兩個途徑:


第一,是大量的知識和模型積累。


第二,是有意識的鍛煉和聯結。


第一點很簡單,無須贅述了:大量的知識積累是原材料。缺乏原材料,一切方法都是沒有意義的。


但更重要的是第二點。


我多次提到過:我們認知世界,會受到許多「認知框架」的影響。


像丹尼爾·卡尼曼所指出的各種直覺的弊端,就屬于認知框架。而我們在成長中,所潛移默化接受的各種原則、常識(比如「男主外女主內」「要掙很多很多錢」等),也屬于認知框架。


我們很少會覺察到它們,但它們無時無刻不在左右著我們的思考。它們是我們整個思考體系中的「公理」。


但認知框架本身,真的是無用的嗎?


當然不是。


前面所說的「模式識別」,其實也是一種認知框架,它能夠非常有效地幫助我們節省成本,更快速地抵達問題的核心。


同樣,各種思維模型、工具,也是一種認知框架。


透鏡、心理表征,都屬于認知框架。我們要做的是,通過有意識的鍛煉,將對象、問題,跟更加合理的框架,建立起聯結。


所以,那些思維清晰的人,跟我們有什么不同?很大程度上,就是他們意識到了認知框架的存在,能夠破除舊的框架,并用新的、更全面的框架來輔助思考。


這就是「內化」的過程:用新的認知框架,去替代舊的框架。


也是我們需要不斷訓練、建立聯結的過程。



具體而言,可以參考這幾個練習:


1. 界定問題



問自己:「我所要思考的是什么?」


一切思考的前提,是清晰的界定。


只有對事物和問題進行界定,明確了「我要思考的是什么?」你后面的一切行為,才是有意義的。


這可以為你的思考,指定一個明確的方向。


2. 審問思考過程



問自己:「我為什么作出這樣的結論?」


如何知道自己的思考,是卡尼曼式的(未經訓練的直覺),還是克萊因式的(經過訓練的直覺)?


最簡單的方法,就是自己去審問它。


問清楚自己:我是如何得出這個結論的?當我說「對」「贊同」「喜歡」「反對」的時候,當我下任何一個判斷的時候,我經過了什么樣的思維過程?


試著用語言把它表述清楚。


3. 在腦中建立 Checklist



問自己:「這個事情有哪些要點?」


這是一個極其有效的方法,它可以迫使我們不斷把視角進行調整,優化和迭代我們的「透鏡系統」。


具體而言,對于任何一個事物,都問一句:它有哪些重點?哪些地方需要特別留意?把答案記下來,形成一張 Checklist 表格,再不斷地去修正、完善它。


當然,這個表格,最終是要刪掉的,你要讓它進入你的大腦里。


還記得上一篇推送嗎?把生活讓給外部化的系統,只會慢慢地降低你的思考能力。


試著在大腦中去建立、填寫、修改、迭代它。久而久之,你就可以建立起一套穩定的「透鏡系統」。


4. 概念提取和聯想



問自己:「它跟哪些事物有相似之處?」


如果說第3步,是對應透鏡-線索,這一步,就是對應線索-心理表征。


不斷問自己:我能通過它聯想到什么事物?把它們全部列出來,找出彼此間的邏輯關系,活化自己的知識網絡。


在這個過程中,要注意保持開放性的心態。


什么叫開放性的心態呢?舉個例子。


當你看到一個觀點,恰好最近讀過某本書,書里有,你會怎么想?


第一種是:這不就是某某書講的內容嗎?我已經知道了。


第二種是:這跟某某書講的內容有相關聯之處!我可以進一步對比思考……


前者就是一種封閉的心態,后者就是一種開放心態。


差別在哪里呢?前者是強調結果,找到了,就心滿意足了;而后者是強調過程,找到了,又開啟了一個新任務。


很多時候,差距就體現在這里。


多走一步,往往就意味著,你比其他的人,又想得更深入了一點。


不要束縛住自己的思維。


福彩15选5玩法介绍